安徽網 ? 文娛新聞

合肥四牌樓,商圈繁華逾百年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□李云勝

合肥商業起源較早,尤其自唐宋以降,金斗城和斗梁城里逐漸形成了多處繁華的集市。金斗河、九曲水穿城而過,河畔遍布商戶,貿易十分興旺發達。到了明末清初,合肥已成為安徽著名的商埠,省內外生意人紛紛來此經商貿易。十字街、東門大街的街面上,布店、雜貨店、藥店、旅館比比皆是,茶樓酒肆林立。合肥地區的商業活動有著怎樣的發展過程?歷史上的合肥百姓曾如何采買交易?讓我們來還原曾經的合肥商業圈。

淮上酒家

從1956年開業,到2007年拆遷,半個多世紀的輝煌轉瞬即逝。

淮上酒家當時是省城國字第一號餐飲,隸屬于合肥市第一飲食服務公司。上世紀60年代中期的時候,合肥的國民經濟狀況比較好,市場上食品貨源充足,上面要求飲食部門恢復一些傳統菜肴的制作?;瓷暇萍页闪⒌臍v史雖不長,但集中了許多優秀的師傅。他們不僅使“肴肉”“羅漢臍”“三河米餃”“鮮肉燒賣”“銀絲卷”等傳統名菜重出江湖,還創新了一批菜品,當時合肥人休閑的方式之一就是到長江路70號去“打牙祭”,那里是和味美質高的食品聯系在一起的。

2000年9月,在第二屆中華名小吃評選活動中,“廬陽湯包”和“肉合餅”獲“中華名小吃”稱號;還有“三河米餃”“鮮肉燒賣”“銀絲卷”,也在1999年獲得“安徽省名優小吃”稱號。

淮上酒家在上世紀80年代重新擴建,確定了以中餐、早點、小吃、西點、咖啡為主營項目,面向中低檔消費群體的營銷策略。其中,中餐部實行以徽式風味和合肥地方菜為主,多菜系并存的經營方針,奠定了在合肥餐飲業的龍頭地位。

合肥百貨大樓

1959年8月25日,一個平常的日子,因為合肥百貨大樓正式開張營業,這一天卻被載入了安徽零售業的史冊。幾十年來,伴隨著幾代合肥人的成長,百貨大樓在合肥市民心中結下了一段不了情。合肥百貨大樓開業那天,早晨8點鐘不到,門口就密密麻麻都是人頭,許多人還是從長豐、肥東趕來的,都想看看琳瑯滿目的商品。過去合肥賣百貨的都是一些小門臉,哪見過這么大的百貨商店。

其實,剛開業的百貨大樓名稱是百貨公司,只使用了一層和二層,營業面積4500平方米,這在今天看來根本不算什么,可在上世紀50年代,剛剛建成的那座蘇式建筑可是合肥城里的地標之一,五層的百貨大樓是當時合肥市最高的建筑了。當時正是國民經濟恢復時期,大家的消費水平都不高。因此,五層百貨大樓只使用了兩層,一層主要經營五金、煙酒和化妝品,二層主營布匹、服裝和鞋帽。那時的合肥小青年談戀愛流行三部曲:逛百貨大樓,去新華書店,最后到解放電影院看一場電影。

說百貨大樓是合肥幾代人的購物天堂那是一點也不夸張,計劃經濟時期,全國各個城市幾乎都有百貨大樓,在保證人民供給、服務人民生活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。而合肥百貨大樓作為當時的安徽第一店,不僅服務于合肥人民,省內其他地方的群眾上省城出差、游玩,逛合肥百貨大樓那也是排在日程表上的。

“顧客買東西,上百貨大樓”可是當時紅極一時的口頭禪。那時,生活用品供應不足,毫不夸張地說,一包火柴都要憑票購買,為了更好地滿足合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需求,尋找一個充沛的貨源地就顯得尤為重要。在計劃經濟時期,毋庸置疑,商品是不擔心沒有銷路的,作為當時合肥最大的國營百貨大樓更是如此,但即使這樣,百貨大樓依然堅持“質量興店、顧客至上”的經營宗旨。

據說,那時百貨大樓沒有一起因假貨而被投訴的事件。這種對客人認真服務的態度,無論是在當時還是現在,都是難能可貴的。

中菜市

中菜市曾經是合肥最大的菜市場,東起九獅橋街,西至宿州路,經與北含山路交匯,全長663米,街寬6米,因地處合肥的市中心,也是合肥最熱鬧的區域,又是食品、副食品、農貿市場指揮中心所在地,因此而得名。

中菜市舊址原來是一條流淌的河,史書上說“百貨駢集,千檣鱗次”,嚴格地講,特指的是這里。公元618年,李淵統一全國后,命右武侯大將軍尉遲恭,在南淝河南岸,即今天中菜市以南的位置,選擇地勢較高水運便利的地形建造新的合肥城,名為“金斗城”。唐杜刺史作斗門,引淝水入金沙灘,名金斗河,由西水關東注,匯諸池圩水,一路東流,穿約今天中菜市位置,過九獅橋出東水關。

到了明正德年間,廬州知府徐鈺為了城內安全,封閉了防守較弱的西水關,從此,金斗河成了無源之水并逐漸淤塞變成了臭水溝,不但影響居民生活健康,而且每逢暴雨就泄水不暢,低洼的城東南部成了一片澤國。

1952年秋愛國衛生運動興起后,金斗河被徹底填平,九獅橋街附近一段改造成了菜市場。1954年又拓寬路面,延長路段,并先后蓋起了食品、副食品指揮中心大樓以及豐食樓食品商店。1979年建好中菜市場營業大廳,1984年建好食品冷庫大樓,并在東段辟有“農貿市場”,國營、集體、個體多種經營方式齊上陣,食品豐富鮮美,花色品種齊全。上世紀80年代的統計資料表明,每天豬肉的平均銷售量就達到了18824斤,蔬菜每天的平均銷售量達到了41407斤,中菜市成了廬州人家名副其實的“菜籃子”。

上個世紀的合肥,面積沒有現在大,人口也沒有現在多,且大多集中在老城區,中菜市因為品種齊全,不僅附近的居民來此買菜,遠一點的要想配點高檔、稀缺的菜品,也都轉公共汽車來這里,那時的中菜市作為合肥市民的老“菜籃子”的確十分輝煌。但隨著合肥現代化大城市建設的飛速前進,城市規模的不斷擴大,中菜市已不適應城市發展需要,農貿市場常有的臟亂與市中心的時尚氣息反差強烈。有人形容它是市中心的一塊“補丁”。

早就有中菜市搬遷的說法了,當時的提出還只是停留在認識上,到了2000年再被提起時已有了明確的實施意向,2008年,中菜市有28家腌臘制品商行整體搬遷到周谷堆市場;同年底,中菜市海鮮市場也整體搬遷到周谷堆市場……

曾經的中菜市作為合肥最大的菜市場,每天的交易量十分可觀,而產生的垃圾也讓人嘆為觀止。雖然有清潔人員打掃衛生,但依然可以看到遍地垃圾,特別是夜市批發交易剩下的菜葉、塑料袋等大量雜物,每天堆得像小山一樣。

要感謝我們這個時代日新月異的發展速度,如今,一座現代化的新中菜市終于拔地而起,多年的難題順利得到了解決。

編后記

清道光年間,合肥的東門大街(今淮河路東段)、后大街(今安慶路)和北門大街(今宿州路北段)便已是繁華的商業街。在這些地方,雜貨店、鞋帽行、綢莊、布店、裁縫鋪、醬園店、刀剪店、飯店、酒樓、糕餅坊、紙行等與市民生活休戚相關的店堂應有盡有。這一時期,壩上街糧、油、棉、布專業市場、木灘街竹木專業市場人聲鼎沸;官鹽巷(今廬江路西段)、南油坊巷(今紅星路西段)、北油坊巷(今壽春路東段)、馬場巷(今七桂塘市場內)因市而得名;雙崗、二里街、二道河處的牛行、豬行、羊行、禽蛋行購銷兩旺;衛衙大關(今市府廣場以西一帶)因是江湖藝人賣藝的場所,故茶館、酒樓、雜貨店、鮮果攤、炒貨坊的生意特別紅火。

咸豐年間,清兵明征暗竊,曾致使合肥多數商家破產,商品奇缺。光緒年間,合肥商業市場一度復蘇。這一時期,東門大街、后大街、北門大街和三牌樓(今長江路與九獅街接壤處)、四牌樓(今長江路與宿州路交叉口)、范巷口(今安慶路與徽州路交叉口)一帶的店坊生意興隆,甚至有大批的外國商人紛至沓來。

老城區商業圈的形成應該始于上世紀50年代,以百貨大樓、東風照相館、三八布店等一批國營或集體商店為代表,至今仍是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的集體回憶。

近年來,隨著合肥城市的迅猛擴張,合肥的商圈已經蔓延到了多中心地塊,新商圈如雨后春筍般涌現,但傳統的四牌樓、步行街在歷史中添加了活力,和我們一同譜寫這個城市的樂章。我們突然發現,合肥正在進行一場混搭的交替,老商圈和新商圈正齊頭并進。

今天的合肥,在經歷了曾經動蕩不安的生活后,漫漶不清的記憶留下幾多依稀的影子,等待辨認,難以追尋。青春如火,栩栩如生,鮮活如初。在從精神到物質的暢快消費中,消解了百年的期待,將創傷記憶轉換為一種新的商業文化時尚,成功地實現了自我超越,將歷史和現實進行了一次置換與挪用,今天回頭一看,依然那么哀婉動人。

  那些抹不去的集體記憶,在我們這個變化如飛的時代里彌足珍貴。
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