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網 ? 國內新聞

新外賣員入職:只需一部手機和電動車,簽合同只用了兩天時間

作為靈活就業的一種形態,外賣騎手入職門檻低、上班時間靈活、收入與接單量掛鉤,成為不少人就業和兼職的新選擇。然而,“被困在算法”里的外賣騎手,也面臨著諸多職業梗阻。

為真正體驗和了解外賣員的日常工作和生存現狀,近日,小岳通過外賣平臺的騎手招募,加入了外賣騎手的行列,體驗一番外賣騎手的入職和送餐經歷。

入職只需一部手機一輛電動車

如今,注冊外賣騎手前期的信息提交只需在手機上進行申請和操作。在外賣APP界面,小岳通過快速報名通道填報了自己的意向工作城市、地點及類型,并預留了自己的手機號。

剛提交資料不過十分鐘,外賣工作人員的電話就打了過來。在詢問了小岳的派送范圍后,工作人員告訴小岳:“你選的配送范圍可以,我們一般都會根據你的要求來,只要站點上不說不要人,我們這邊都可以給你安排的?!甭犕旰?,本擔心平臺會指定相應派送范圍的小岳舒了口氣,“這個你不用擔心,基本上大家都會選擇自己方便或者熟悉的地方進行配送,我們這個要求基本上能滿足你的?!惫ぷ魅藛T說。

在確認了配送范圍后,工作人員開始核實小岳的個人情況,“有騎行工具嗎?”“需要住宿舍嗎?”“手機能保持四個小時以上的接單,不卡頓嗎?”一系列的發問讓小岳有些懵,自己既沒有交通工具也沒送餐經驗,這種情況怎么辦?

面對小岳的擔心,工作人員的回答倒是很輕松,“不用擔心啦,只要你手機能下載專門的騎手接單軟件,就算沒有電動車,我們平臺可以提供租賃的?!惫ぷ魅藛T笑著告訴他。

據工作人員介紹,外賣的每個配送站都有自己的宿舍,基本上是兩室一廳,可容納5到8人,員工只需每月繳納300元住宿費即可。騎行工具也可向公司申請租賃,一輛電動車每月的費用是499元,騎手一月接600單以上平臺會提供車輛補助,折合下來,電動車每月的租賃費用在200元左右。

工作人員表示,這些費用都可以在干滿一個月后,直接從當月所得工資中扣除,也就是所謂的“零元上崗”?!昂芎唵?,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,我發給你站點地址,你下午跟站長面談完,就可以現場簽字確認了?!?/p>

簽合同入職只用了兩天時間

當天下午,小岳來到了自己的配送站點。配送站點沒有固定的門頭店,而是在附近小區居民樓的一樓。四五十平米的房間里,擺放著兩張辦公桌和幾把椅子,房間外的院子里停放著騎行電動車,眼前的場景讓小岳有些恍惚。

看著小岳的反應,站長一邊盯著手機一邊告訴他:“這是我們的站點,也是你們下午休息的地方,當然這是如果你們愿意來的話,很多人圖省事一般也不來,你要是真的想干就聊聊,流程簡單,入職就可以開干了?!?/p>

從小岳進門那一刻,站長的手機就沒放下過。配送高峰期,當前線的外賣騎手們進入分秒必爭的“作戰狀態”時,坐在后方辦公室里的站長顯然不比他們輕松。站長每天僅靠一臺電腦和一部手機就能進行遠程遙控,電腦屏幕上的系統終端會隨時提示問題訂單的信息,他也可以查看每個騎手的動向,如果訂單出現問題,他會根據順路派單的原則,將訂單指派給附近的騎手,以保證整個配送過程的順暢。

說是現場面試,也就只是站長和和小岳進行了簡單的溝通交流,確定了小岳的入職意向后,站長告訴他,帶著身份證去醫院體檢,通過體檢就可以簽合同上崗了?!拔覀冞@個行業人員流動性很大,你考慮好了就行,要是今天能體檢,你當天也可以入職的?!?/p>

由于體檢項目需要空腹檢查,體檢只能在第二天一早進行。小岳在醫院通過一系列內外科的系統檢查,遞交了從業人員健康體檢表,但由于有的檢查項目需要一周才能出結果,小岳的健康證并沒有拿到手。撥通站長電話,站長回他:“沒關系,可以先簽合同,一般沒什么問題,走完流程等證到手就好了,你來簽合同吧?!闭鹃L催促著小岳來公司簽合同。

由于小岳是新手,所以簽訂的是一份固定終止期限的合同,期限為一年,其中試用期為30天。簽完字按下手印,小岳就有了一個新身份:外賣騎手。

跟著師傅練“跑圈”,頭盔被吹飛

站長告訴小岳,像他這種新手,按照常理第一天入職是不能送外賣的。平臺的新騎手入職培訓,基本上都是通過“以老帶新”的方式,就是用半天的時候跟著老騎手練習“跑圈”。

“注意事項簽合同的時候不也讓你簽了個入職須知嘛,你就多看幾遍,送餐的時候記住了就行?!闭鹃L叮囑小岳。

帶小岳“跑圈”的是做了兩年外賣的孫師傅。孫師傅個子不高,皮膚曬得黝黑,他見到小岳,笑著揶揄:“小伙子這么白凈,可是要做好被曬黑的準備啊?!闭f著他掀起了袖口,像他展示了胳膊內側的皮膚,比手臂外側黝黑的膚色要白上好幾個色號。

正是送餐的高峰期,顧不上多說話,孫師傅就帶著小岳準備取餐送餐。為了路上不耽誤時間,孫師傅騎了一輛125排量豪爵摩托車,“比電動車快多了,最起碼不用擔心沒電,加油就行?!?/p>

孫師傅手里連接了兩單,其中一單是重慶小面,到店取餐時店主還沒做好,說是面做早了會坨影響口感,孫師傅只好等著,所幸兩單送餐地點距離不遠,但配送時長所剩不多。

“一會兒我要跑快點,坐好!”孫師傅正駕駛著機車提醒小岳,小岳只好向后座挪了挪,讓腰部靠在配送箱上,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坐姿,孫師傅加速著前行,“我的頭盔飛了!”小岳急忙喊道,可孫師傅并沒有聽到,仍舊向前行駛著,由于時速快,機車后座上聲音會被風壓的很小,“頭盔,飛了!”小岳幾乎睜不開眼,口罩乎在臉上要被風吹走,仍拍了拍孫師傅的肩膀,迎風朝他喊著。好在孫師傅聽到了,小岳及時返回取到了頭盔,有驚無險。

一個中午孫師傅跑了十七單,爬高樓層、找錯小區、定位導航不準這些問題時有發生,小岳跟著他累得氣喘吁吁,“這算是正常情況吧,要是順利點單量會多些?!钡戎形绲母叻鍟r段過去,孫師傅終于有了空閑和小岳交流。他表示,在一些高峰時間段,如果要想把手中的訂單都按時送達,幾乎不太可能?!熬拖窠裉爝@個,因為商家的原因取餐要等很久,我們送餐的時間就壓縮了?!睂O師傅有些無奈,加之超時、差評,這些風險對于騎手都是“致命”的,“慢慢來,跑出經驗來就好了,這只是個開始?!睂O師傅拍了拍小岳的肩膀。

兩天下來,看似順利的入職好像又沒有小岳想象中的那么順利,這場辛苦并刺激的體驗,讓小岳對外賣騎手有了一份新的認知。明天,他即將開啟自己的外賣送餐之路。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