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網 ? 安徽新聞

英雄歸來:無為籍烈士丁祖喜親人找到 堂妹回憶67年前收到前線寄來的血衣

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新安晚報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;已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“來源:新安晚報或安徽網”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新安晚報 安徽網 大皖客戶端訊  昨日,第七批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歸國。其中,無為籍烈士丁祖喜的親屬一直沒有找到。為了告慰英靈,當地沒有放棄尋找,終于在昨天傳來好消息:丁祖喜是無為市嚴橋鎮象山村人,他的親屬找到了。



熱心網友幫忙尋找烈士親屬

無為市開城鎮居住著大量的丁氏族人。昨日上午9 時許,新安晚報、安徽網、大皖客戶端記者致電開城鎮政府部門,相關負責人介紹,在9 月26 日傳出丁祖喜烈士遺骸要回家的消息,很多網友都在幫忙尋找丁祖喜烈士的親屬?!坝腥烁覀冋f,丁祖喜的親屬可能會在開城鎮,今天一大早,我們就通知各基層部門梳理丁氏族人的信息。我們專門委托研究丁氏家譜的負責人查閱家譜,盼望有結果出現?!?/p>

“我們一大早就發動志愿者幫忙尋找烈士親屬了,期待為烈士盡份力?!笔徍闹驹刚吆呕⒄f道。無為五果堂丁氏宗譜文字主編丁雙告訴記者,從前晚開始,他就在查閱家譜檔案,發現丁祖喜在家譜上有幾十個,所以尋找比較困難,他一直在排查。

昨日中午,記者從蕪湖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獲悉,該局李達志局長帶隊前往無為收集烈士信息。中午11 時20 分許,該局袁主任告訴記者,他們來到無為市,調取了烈士檔案,初步能確定丁祖喜烈士為無為市嚴橋鎮象山村人。丁祖喜,1923 年出生,1944 年入伍,志愿軍某部排長(有的檔案寫作“班長”),1953 年7 月11 日在朝鮮戰場犧牲。父親名為丁仁松(烈士檔案內寫作丁仍松),老人已經逝世?!拔覀儸F在還在尋找烈士有沒有堂親戚?!痹魅握f道。昨日下午,蕪湖市退役軍人事務局人員和丁雙一起趕赴象山村尋親。

家里還有一位抗美援朝英雄

昨日,新安晚報、安徽網、大皖客戶端記者趕到了象山村。在村委會里,一位頭發雪白的老奶奶,在兩位老太太的陪伴下,慢慢地走進門,其他的遠房親屬帶來了修好的丁氏宗譜。提起丁祖喜,老人的眼睛亮了?!八俏业奶酶缪?,我叫丁玉姐,今年95 歲了?!崩先酥钢赃呉幻咸f道,這是自己的女兒朱前芳,今年71 歲了。她又指著另一名老太太說:“這也是丁祖喜的外甥女,她叫朱萬秀,今年71歲了?!?/p>

“退役軍人事務局確定丁祖喜的父親叫丁仁松后,我們再次調查,發現網傳丁祖喜1921 年出生是錯的,這給我們尋親帶來不少波折。丁祖喜其實生于1923 年,根據他的出生年月加上父親的姓名,我們終于確定丁祖喜老家就在象山?!倍‰p說道,隨后他翻開家譜介紹說,丁仁松有兩個兒子,一個叫丁祖喜,一個叫丁祖海,丁祖海很早就去世了。丁祖喜算是單傳,沒有直系后代了?!岸∪仕蛇€有個親弟弟叫丁礽柏,丁礽柏有一個兒子叫丁祖正,還有一個女兒,就是丁玉姐?!倍‰p介紹,丁祖正和堂哥丁祖喜一樣,也是抗美援朝的英雄。后來,丁祖正回國后,定居馬鞍山,已經去世了。目前,和丁祖喜最親的人,就是堂妹丁玉姐。

“堂哥和我們這兩家人,一共出了兩個抗美援朝英雄?!倍∮窠泸湴恋卣f。

67年前收到前線寄來的血衣

“我們家和堂哥家都在象山,住得很近?!倍∮窠阏f道,他們從小就是農民,家境都非常貧寒?!拔覀冃r候經常找不到吃的,他爸就帶堂哥經常外出討飯?!倍∮窠阏f,討飯為生的丁祖喜,見到了太多的人情冷暖、世態炎涼?!昂髞?,我一個親戚覺得他太可憐,就把他接到家里?!倍∮窠阏f,堂哥就在親戚家里幫襯著放牛,就這樣漸漸地長大了?!疤酶玳L大后很高很壯?!倍∮窠阏f,他壯實的體格,在山村中很顯目。

在一份“換發、補發《革命烈士證明書》調查登記表”中,記者看到,丁祖喜于1944 年志愿參軍,加入七師二十八團,成為一名班長?!八胛楹?,還回來看過兩次父親,后來就沒有他的消息了。我們只知道,他隨軍去抗美援朝了?!倍∮窠阏f。

為了打聽丁祖喜所在七師的抗美援朝歷史,記者來到無為市紅廟鎮新四軍第七師紀念館。在紀念館中,七師抗美援朝的經歷,被隆重展現。在展覽區一幅七師征程的地圖中,醒目地標注:“1952年9月,二十五軍七十三師(原七師)成建制劃入中國人民解放軍二十三軍,進入朝鮮參戰(參加芝山、金城、新義州、元山、安養里戰役)?!奔o念館的負責人告訴記者,七師在朝鮮戰場上戰績很輝煌,他們也想尋找出更多烈士的信息。

丁玉姐回憶說,堂哥隨軍參戰后,他的父親丁仁松就盼望兒子的來信。1953 年的一天,丁仁松收到了來自朝鮮的一封信,他興奮地和周圍人一起拆開了信件?!靶爬镉幸粡堈掌??!倍∮窠慊貞浾f,當時他們都不識字,可清晰地記得那張照片。照片上,丁祖喜頭上纏著白布?!八哪樑至艘蝗?,當時我們還說他到戰場后發胖了。后來聽到(噩耗),才知道,這是他頭部受傷,臉發腫了?!倍∮窠慊貞浾f,這封信收到沒幾天,丁仁松又收到了一個來自遠方的小包裹。老人把包裹打開,里面只有兩件血衣和一張寫著字的紙片。雖然不識字,可是,血衣已經說明了一切問題?!八ǘ∪仕桑┮幌伦泳桶c了?!岸∮窠慊貞浀竭@里,掏出紙巾,不斷地擦著眼角。

丁玉姐回憶,自從堂哥犧牲噩耗傳來后,丁仁松變得更加沉默了?!拔覀兤綍r都沒聽過他提兒子?!倍∽嫦驳耐馍烊f秀回憶說,只有他們主動去問老人,老人才哽咽著說自己兒子的姓名。丁玉姐說道,他們懂老人的這份沉默?!八撸ǘ∪仕扇ナ溃┑哪翘?,是我幫他洗、換衣裳?!倍∮窠阏f,可是,老人一句遺言也沒有,就這樣沉默地離開了人世。周圍的人都猜想,老人是把兒子的想念,都深埋在心底去世的。

無為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目前可以確定,丁祖喜烈士是七師的排長,這次確定了烈士的堂妹、外甥女等親屬后,該局會繼續關心烈士的親屬?!拔覀冞€要繼續挖掘出烈士的故事?!?/p>

侯俊平 新安晚報 安徽網 大皖客戶端 記者向凱

返回頂部